<button id="e4kr9"><object id="e4kr9"><cite id="e4kr9"></cite></object></button>
  • <em id="e4kr9"><ruby id="e4kr9"></ruby></em>
    1. <dd id="e4kr9"></dd>
      <li id="e4kr9"><tr id="e4kr9"></tr></li>
      <dd id="e4kr9"><pre id="e4kr9"></pre></dd>
    2. 中国石油
      组三组六全包必中技巧
      海洋工程有限公司 > 新闻中心
      神狐试剑可燃冰——走向深海的中石油
      打印 2017-10-16 14:13 字体: [大] [中] [小]

      2017年5月10日,位于我国南海的神狐海域,在巨无霸的蓝鲸1号钻井平台上,一束橙色的火焰喷薄而出,在浩瀚的蔚蓝色海面熊熊燃烧,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随之传向世界:我国在水深1266米海底天然气水合物矿藏中开采出天然气,标志着中国“可燃冰”试采圆满成功!

      作为世界公认的清洁高效的未来替代能源,“可燃冰”试采成功,对于改变我国能源结构,降低石油等资源的对外依存度意义重大。党中央国务院发来贺电。

      不为人知的是,此番试剑神狐深海,领跑可燃冰开采的总包方是中国石油集团海洋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洋工程公司),随着可燃冰试采成功,走向海洋的中国石油人完成了从100米浅海向1300米深海进军的大跨越,实现了从常规油气到可燃冰全新领域作业的大突破。面对无可借鉴经验、无相关标准、无成功示范的世界级难题,创造了“神狐奇迹”:连续产气60天,累计产气超过30.9万立方米,中国标记了可燃冰试采产气时长和总量的世界纪录。

      日前,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走近这些“下海”的中石油人,揭开可燃冰开采的神秘面纱,探访其中鲜为人知的人和事儿。

      一、在深海可燃冰“无人区”领跑

      可燃冰:“可燃烧的冰”,学名天然气水合物,是由天然气和水在高压低温的条件下形成的类冰状结晶物质。深海可燃冰开采,是一个全新领域,美国、日本等技术先进国家也尚未攻克。对组建于2004年11月的海洋工程公司而言,更是一个充满世界级难题的“无人区”,从钻井、固井、测试,每一个环节都面临着与常规油气开采全然不同的挑战。

      “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铁人王进喜攻艰克难的精神融入石油人血液。正如总经理刘圣志所言,创新,惟有创新,方能为深海领域的可燃冰开采杀出一条通路!

      泥质粉砂岩储层中的可燃冰开采,如同在“泥巴层里取气”,是地质科学界公认的世界性难题。而此次神狐海域作业是世界上首次对深海粉砂质可燃冰储层进行试采。

      “防砂技术是关键中的关键,国外此前两次海上试采都败在这一环节。”海洋工程公司总经理助理、前指副指挥马庆坤说,“令人苦恼的是,防砂非常矛盾,既要防止泥沙堵住井筒,又不能全部防死,否则可燃冰里的天然气就采不出来。”

      他们全力攻关,在无数次求解中寻找到“最优”路径,海洋工程公司科研人员与国内著名公司思达斯易(STARSE)共同研发了独有的粉砂质可燃冰储层试采防砂筛管应用技术。

      通过60天连续试采,验证了防砂思路的科学性和防砂工艺的有效性,达到了预期效果。

      作为大自然远古年代的馈赠,可燃冰充满神秘的未知,对一些老石油人而言,常规油气开采中驾轻就熟的技术,用在可燃冰身上却会碰壁。水合物项目部副经理黄名召感叹,在可燃冰钻井试采中,充满风险和不确定性,既不能让它二次形成水合物,同时在钻井过程中又要抑制其分解。

      前指副指挥、水合物项目部经理王友华说:“我们必须打破陆上传统的固有思维,用全新的深水创新思维,通过严谨科学的实验建立起对可燃冰全新的认识,步步为营,扎实推进,确保项目安全和成功”。

      他们转换传统的热力学思维,独辟蹊径,自主研发了可燃冰钻井动力学处理剂,为验证效果,连续做了500多组试验,测量性能试验做了168天,终于获得成功。

      党委书记张宝增说,“这些自主创新技术的重大突破,意味着中国今后在世界范围的深海可燃冰开采领域拥有标准制定权和话语权。”

      二、“蓝鲸1号”上的国际联合舰队

      承担此次可燃冰开采任务的蓝鲸Ι号钻井平台,面积有一个足球场大小,相当于四十层楼的高度,最大作业水深可达3658米。而在蓝鲸1号这个超级“变形金钢”般的钻井平台上,更像是一个多国联合作战部队,核心专业人才来自中国、挪威、瑞典等20多个国家;分包商有贝克休斯、斯伦贝谢、GE、STARSE等20多家行业大腕,由此组成了一支多兵种的国际化作战团队。项目所有文件都是英文版,作业人员都用英文交流。

      “可燃冰项目是一个国际化程度非常高的项目,海洋工程公司作为总包方,在管理创新方面进行了大胆探索和有益实践。”刘圣志总经理说,“运用市场化手段,把技术、设备、工具、人员等全球最优秀的资源整合在一起,如同迎接了一次大考,全面提升了海洋工程公司国际化管理能力。”

      深不可测的大海、未知的可燃冰、紧张的施工周期,风险无处不在。海洋工程公司总经理助理、前指副指挥马宝金说:“有风险不可怕,就怕不知道风险在哪里。”

      首次面对深海可燃冰安全环保风险管理,他坦言,“压力山大,海上平台安全管理,必须做到万无一失。”为做好风险防控评估,施工前,他们关在屋子里整整4天,一项项细密地梳理,辨识危害因素295项,评估出重大风险10项,制定改进措施28项。安全规范“没有最高,只有更高。”在与世界各国强手同台协作中,海洋工程公司人员收获了宝贵的具有国际视野的管理经验。

      蓝鲸1号上集中了可燃冰开采领域的世界级“最强大脑”,海洋工程公司操船团队初次亮相,就以95%的一次性通过率通过综合考评,中方员工的英语水平、深水理论知识、现场实操技能等深水综合素质快速提升,让平台外籍管理层刮目相看。“perfect!”(完美),他们给出了中方团队这样的评价。

      6月12日,平台遭遇台风“苗柏”正面袭击,海浪滔天,11级台风刮得巨型钻井平台也摇摆起来。经过周密安排,科学组织,井口没有应急解脱,平台安全生产,应对“苗柏”交了一份合格的答卷。

      通过此次可燃冰项目,海洋工程公司建立健全了包括风险辨识评价、管理体系策划和作业过程管控在内的深水作业HSE管理体系,为全面进军深海磨砺宝剑。

      三、32岁石油创客团队“把不可能变成可能”

      海洋工程公司党委书记张宝增是个“老石油人”了,令他津津乐道的是神狐海域可燃冰试采,成就了一大批年轻的海洋石油人。

      海洋工程公司组建了一支近800人的攻关团队,主力大多是“80后、85后”,博士、硕士扎堆,平均年龄32岁。

      挑战可燃冰这一世界级项目,一群毛头小伙能否胜任?海洋工程公司让年轻人大胆地练、铆劲儿地闯,锐意创新,“把不可能变成可能”,一批深水石油人在实战中加速成长、历练。

      神狐海域可燃冰开采之难,被喻为“在豆腐上打铁、用金刚钻绣花”。年轻人迎难而上,偏要揽下这个“磁器活儿”。为了解决井口稳定问题,年轻人组成了20多人的攻关团队,拿出的方案不同于传统做法,设计的防喷器比原计划多了25吨,有的老专家直摇头,认为“不可能”。质疑声中,他们没有放弃,不断地推陈出新,经过实践检验,证明对解决井口稳定行之有效当防喷器开始安装时,500千磅的重力全部压到井口,“当时我也很紧张,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但还是有底气的,我们的工程设计有海量的科学计算支撑,进入新领域施工不是光靠勇气就能行的。”前指钻井工程师梁川自信地说。

      实际上,2015年,海洋工程公司即投入到可燃冰开采的前期基础研究论证中:7份技术调研报告、500余次技术交流、2400余组实验研究与数值模拟、21项研究成果报告……海洋工程公司副总经理、前指总指挥彭飞说“困难与压力是N次方,坚持与不放弃是N的N次方。”

      为了找寻可燃冰所隐藏的密码,海洋石油人苦心孤诣,殚精竭虑,通常一个试验要几十个小时连续做,通宵达旦。

      “这辈子干成了这一件大事,太值了!”水合物项目部王存芳兴奋地说。当可燃冰天然气点火成功的那一刻,许多人激动不已,所有的艰辛与付出,都化作了一种巨大的幸福感。

      神秘的南海神狐海域,碧波荡漾的海面下,充满未知与挑战。据预测,我国海域可燃冰预测资源量达700亿吨油当量。通过地质勘查,我国南海海域已经证实了有两个千亿方的大型矿藏。

      中国石油董事长王宜林称,可燃冰试采成功,标志着中国石油在深海钻井领域迈出坚实的步伐。在“一带一路”战略下,中石油将更好地参与全球“蓝色经济”建设,更加注重科技创新、开放合作、互利共赢。

      2017-10-16 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任编辑: